用“芦花”怎么造句,83条用“芦花”造句

    10月的桧仓,青松揽翠,枫叶似火,漫山的芦花迎风而舞。

    僧人:雁过长空,影沉寒水,雁无遗踪之意,水无沉影之心,是不是得了禅意?禅师:芦花两岸雪,江水一天秋。

    不逢北国之秋,已将近十余年了。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

    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漂泊复何依?山河风景原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文天祥《金陵驿》

    禅宗说:“白马入芦花”有的人明明是白马,入芦花久了,白白不分,以为自己是芦花了。本来面目非常重要,只有本来面目,才能使我们做一个完整的人,以及做一个独立和成功的人。

    车尾绑著一张铁床椅子和桌子,上面还有一箱芦花鸡。

    此情此景,芦花道人的小梁州曲调,姐姐曲尽其妙。

    从一旁栅栏望进去,里面有数楹矮舍,蓬牖茅椽,院里散养着一群芦花鸡。

    村庄里住着母亲和儿子,儿子静静地长大,母亲静静地注视,芦花丛中,村庄是一只白色的船,我妹妹叫芦花,我妹妹很美丽。

    大片大片的雪花在空中飞舞,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像柳絮、像芦花、像蒲公英一般的雪花在空中舞,在随风飞!

    待在树叶落尽,寒林中的千枝万梢,一簇簇指向寒空,又是一番景象。日落后,青烟弥漫着大地,林梢隐没在淡紫色的空中。圆月如盆,景色犹为动人。德富芦花

    多彩湿地地球之肾青浦芦花各种鸟儿悠悠忽忽娇捷身姿。

    鹅毛,像芦花,像棉絮的大雪降落下来。

    风,不知从何处飘然而来,往何处飘然而去;不知其初,亦不知其终,萧然而过,令人愁肠寸断。风是人生逝去的声音,人也是不知从何处而来,何处而去,故闻风而悲伤。德富芦花

    风来一阵芦花过,祗道春残柳絮飞。叶茵

    风犹未止息,海越发凶猛了。千波万浪,一次次被粉碎,一次次又复袭来。看看远方的小坪岬吧,它出现在海面上,刚健粗朴,着褐衣,不带一点青色,稳稳地盘踞着,面对汹汹而来的大海。这使人想起当年的相模太郎。德富芦花

    风乍起的时候,苇絮随风悠悠地飘飞,弥天盖地,形成一副壮观的“芦花飞雪”图。

    抚顺石化公司热电厂退养干部董俊凯家饲养的一只一年鸡龄的芦花母鸡,在立秋时节竟下了一个带把的软壳鸡蛋,一时成为这一地区居民传议的新闻。

    感若相似,身必同受。芦花枫叶,因秋而发,这是秉持虔诚,与自然呼应。走在人群中的我们,又怎能冷俊孤傲。那供佛的莲花凋谢,尚留馨香一缕,落于水中,则气息清越;焚于炉底,则沉凝厚重,形虽散了,魂却不朽。林清玄

    荒村的母鸡大多是芦花鸡,羽毛色泽斑驳,母鸡寻食时东张西望。

    几丛并不巨大的芦苇上,那白白的芦花,像是半透明的,它们大约偷尝了几勺酒,似乎也有些微醉了,有些叶子贴着水面,芦花立在头上,悄悄摇晃,在阳光照射下轻轻地亮光。

    家中传来的是娘亲和妹妹芦花的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身后是街坊邻舍的一声声叹息。

    江水碧,江上何人吹玉笛?扁舟远送潇湘客,芦花千里霜月白。伤行色,明朝便是关山隔!冯延巳

    今年不过二十七八,保养的也是极好,又是女人最有活力的年纪,穿着芦花系腰对衿袄,白绫竖领,举手投足体态丰腴,不说话时也是端庄贤淑。

    静谧的月光微波粼粼的湖水飘逸洁白的芦花营造出宁静的梦幻般诗意,美丽的天鹅仿佛拨开晨雾的轻纱,在蔚蓝的湖水中饮水嬉戏沐浴飞翔。

    空气沉闷而凝重。看,村里的炊烟,潮湿得难以飞升,只能化做雾霭在地上爬行。看,山野变得深蓝重绿,仿佛滴下一滴水来,也会化成漫漶的色彩。德富芦花

    芦花沟是岷江水系黑水河中游右岸一级支流,历史上曾多次暴发泥石流,对黑水县城芦花镇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和威胁。

    芦花开的时候,远远望去,黄绿的芦苇上好像盖了一层厚厚的白雪。

    芦花在轻风中起伏,为许多躲藏在里面的绿头鸭和苍鹭提供了隐身之处。

    芦苇开花了,芦花飘飘,白白的,软软的,像一簇簇轻盈的羽毛,在风中摇曳。

    芦苇着花了,芦花飘飘,白白的,软软的,像一簇簇轻盈的羽毛,在风中摇荡。

    路边的芦花,虽无直刺青天的豪情,也没有覆盖大地的绵延,但它不屈的活力,不同的装点效果,似乎昭示着一个道理:生命的存在,哪怕只是一闪即逝,同样都是大自然完美画卷中,不可缺的美好亮点!

    满地芦花和我老,归家燕子傍谁飞。

    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漫空飞舞的丹鹤如早开的芦花,绵软地慢悠悠地落在了沼泽地区。

    漫空飞翔的丹鹤如早开的芦花,绵软地、慢悠悠地落在了沼泽地域。

    每年3月,春潮之际,溯江而上的鱼群,顺着泰东河缓缓流进宁静的秋雪湖,这里湖水清湛,岸边芦花点点,众鸟群飞,美景当前,鱼群自然选择在此安营扎寨。

    那里都种芦苇,满洼的芦苇。一到秋天,这里就成了苇子的海洋,风吹苇叶,芦花飘飞,是很好的风景。

    南京农业大学的林其马录教授向记者介绍说,目前一般人熟悉的鸡都是家鸡,什么九斤黄澳洲黑芦花鸡狼山鸡来亨鸡……那都是人工饲养的不同品种。

    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琴箫声里,一步步巡回昨日的海岸,重温那份温馨,重明那片清朗;羌笛声中,悄悄弥留在江边,用您的素描,写下那一竿风帆的兼程,写下芦花雁影的那篇断章。

    晴不晴,阴不阴,雨不雨,郁郁沉沉到年关。我的门前树起了门松,那是从山上砍来的。停泊在河里的小船上也有松树,也有稻草绳。天下无事,我家无事,无客,无债鬼,亦无余财。淡淡焉,静静焉,度过新年。德富芦花

    秋天真的是一幅美丽天成的画卷。夕阳西下,飒飒秋风,牧笛声声,芦花飞扬。湖水碧蓝,沙滩幽静,瓜果飘香,明月高悬。

    曲尽情未终,愿作深山木。杂树缘青壁,芦花浅淡处。岁月再徂迁,顿使世情阑。不定轮与蹄,所嗟回棹晚。王莉霞Lidia

    日没。无花果下,叶影黯淡。芙蓉秋夕共凋残。空中雁声传。十五夜,雨打月,今宵复照人间。庭中细沙疑为霜,树影森森遮地面。院里胡枝子白花映月,好似雪光闪。德富芦花

    日暮,水白,两岸昏黑;铃虫松虫蟋蟀,夹河齐鸣。山色暝蒙,枭鸟呜咽。夜色中传来白鹭的叫声。德富芦花

    深秋的河滩上,一片片洁白的芦花苍凉凄美地摇曳着,那从容悠然、宠辱不惊的神姿,让人怦然心动。那是一种甘于淡泊和寂寞的花絮,依赖着日月精华、风霜雨露生存繁衍着。

    十分秋色天人管,半属芦花半蓼花。黄庚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范仲庵

    十分秋色无人管,半属芦花半蓼花。——《江村即事》

    树叶落尽,顿生凄凉之感。然而,日光月影渐渐增多,仰望星空,很少遮障,令人欣喜。德富芦花

    霜陨芦花泪湿衣,白头无复倚柴扉。去年五月黄梅雨,曾典袈裟籴米归。

    霜陨芦花泪湿衣。——舆恭《思母》

    水宿已淹时,芦花白如雪。颜容老难赪,把镜悲鬓发。

    送君别有八月秋,飒飒芦花复益愁。

    他望,千里江山寒色暮,芦花深处泊孤舟。

    同时,芦花还可制保暖鞋,芦根清凉解毒,是一味很好的中药,芦叶可包粽子清香可口,芦杆又是良好的造纸和建材原料。

    望江南·闲梦远,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渌,满城飞絮辊轻尘。忙杀看花人!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李煜

    我喜欢静听晶莹的雪花飘飘悠悠下落的声音,每当听到这种声音时,我仿佛看到那满天的雪花纷纷扬扬,如芦花白梅,似柳絮,像鸭毛鸭绒,又宛如那美丽的银蝶翩翩起舞,舞姿飘逸。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李煜《望江南·闲梦远》

    像鹅毛,像芦花,,已经把鹅毛似的飞絮漫天漫地的洒下来。

    像鹅毛,像芦花,像棉絮的大雪降落下来。

    像柳絮一般的雪,像芦花一般的雪,像蒲公英带种子一般的雪,在风中飞舞。

    像棉絮一般的雪,像芦花一般的雪,像蒲公英的带绒毛的种子一般的雪,在风中飞舞。

    像棉絮一般轻盈的雪,像芦花一般柔美的雪,像蒲公英带绒毛的种子一般的雪,在风中自由飞翔,自由舞动,尽情释放,尽情嬉戏。

    小河哗哗地东去,芦花不为之所动;一年一度的雁阵迁徙轮回,芦花也视而不见,它只是痴迷地固守着脚下这贫瘠的土地。

    小雪一点点,一片片,细碎零乱而匀称飘摇地款款而来。那像柳絮一般的雪,像芦花一般的雪,像蒲公英的带绒毛的种子一般的雪,在风中飞舞。我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去接住那些花,感受它落入手中,清凉的感觉。

    斜阳万点昏鸦,西风两岸芦花。船系浔阳酒家。多情司马,青衫梦里琵琶。徐再思

    雪,是从遥远的国度飞来的白色精灵?是天使翅膀上落下来的白绒毛?还是严冬特意为大地准备的白被子?是的,雪,像芦花;像棉絮;像蒲公英那带绒毛的种子。她飘飘洒洒,她纷纷扬扬,她婀娜多姿……

    雪,像柳絮一般的雪,像芦花一般的雪,像蒲公英一般的雪在空中舞,在随风飞。

    雪从天空中飘飘洒洒地落下来,像柳絮一般的雪,像芦花一般的雪。

    雪是一种能够令人产生多种情绪的东西……当窗外那像柳絮像芦花般的雪花,正在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的时候,当大地被雪花装饰得像铺上白色的地毯一样的时候,站在窗户边上,望望它们,会有许许多多的感觉:它们使我心情愉快,即使是遇上了不痛快的事情,我也会感觉到心情很通畅。

    药膳受中医影响,民间有漏芦花炖肉以催乳,白木槿花蒸吃以明目,白胭脂花。

    一碟芦花鱼,一只北京填鸭,一盘红烧狮子头,和一只脆皮炸子鸡,还有一碟爽口的酥油花生米。

    衣裳如画,是浩荡一片雪野,淡白芦花自底部生起,最出色是背后一只简笔归鹤,单足踏雪,翅膀向后展到尽,扬起雪尘,如舞。看时觉有风来。宛如松尾芭蕉俳句,简约至无可言说,是幽玄之美。石头花园的歌女

    鹦鹉艳艳见了,谑而不虐道:芦花大婶就是孝顺,每天给主人生一只蛋。

    咏雪,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片片飞飞入芦花皆不见。琼瑶

    尤其令人感喟的是,当芦叶枯萎落尽之时,芦杆依然挺立不倒,撑得芦花昂扬如旗,激活四野。

    有些芦花凋败了,而新的芦花则刚刚抽出,淡青色的,那样柔嫩,让人看了充满惊喜。

    雨过水明霞,潮回岸带沙。叶声寒,飞透窗纱。堪恨西风吹世换,更吹我,落天涯。寂寞古豪华,乌衣日又斜。说兴亡,燕入谁家。惟有南来无数雁,和明月,宿芦花。邓剡

    在那里,鲜嫩的芦花,一片展开的紫色的丝绒,正在迎风飘撒。

    这其实就是一种肉饭混合的小点心,不过在野生散养的芦花鸡腹中,鸡肉的味道和糯米团中本身就要的药材清香混合,是一种很勾人十指大动的味道。

    壮观的车队路过石家庄,石家庄又立即从乡坝里抓了几只鸡,“有寿光鸡芦花鸡,还有来杭鸡,反正只要是有点稀奇的,都来凑个数。

    醉卧新冢旁,无人来相访,鬼狐笑我太痴狂。隐约芦花荡,你的笛声在轻响。【忘川梦华】

    A+
标签:
发布日期:2017-10-24 10:50  源自:www.adeledueck.com 好词句   作者:  所属分类: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