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河流,我们无法回头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在时光河流上漂流,把每个日子刻在舢板上,已经记不清楚那些刀痕为什么那么深,深到一切波浪都无法抹平。
  
  青春就是匆匆披挂上阵,末了战死沙场。你为谁冲锋陷阵,谁为你捡拾骸骨,剩下的依旧是在河流上漂泊的刀痕,沉寂在水面之下,只有自己看得见。
  
  冬天的夜晚显得那么凄静,男生接到一个电话,打车到鼓楼附近的一家酒吧。
  
  酒吧的木门陈旧,屋檐下风铃在飘动,声音有些刺耳。男生推开门,酒吧深处立刻涌来歌声。
  
  男生走到师姐身边,师姐定定地看着她,说:“我可以提一个问题吗?”
  
  我们喜欢说,我喜欢你,好像我一定会喜欢你,好像我出生后就为了等你一样,好像我无论牵挂谁,思念都将会坠落在你身边一样。
  
  而在人生中,因为我一定会喜欢你,所以真的有些道路是要跪着走完的,就是为了坚持说,我喜欢你。
  
  师姐离开后,男生在酒吧泡了半年,每天皆是大醉。
  
  男生电脑桌前搁着几罐啤酒,网页上突然跳出一条留言,是个不认识的女孩子,说,看你的帖子,心情不好?男生回了一句,关你什么事。女孩说,我心情也不好,你有时间听我说说话吗?男生回了一句,没有。真的没有时间,男生在等待开始。
  
  我们在年少时不明白,有些乐章一旦开始,唱的就是曲终人散。
  
  半年后男生辞职,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和师姐直奔北京。他们在郊区租了个公寓,房间里面东西越来越多。如果房间也有灵魂,它应该艰难而喜悦,每日不知所措,却希望满满。
  
  接着房间里面的东西越来越少,照片不知所踪,电视机从到电视剧最后直至晚安,从晚安后孤独的夜晚,到凌晨突然出现的晨练节目。
  
  这里从此是一个人的房间。
  
  冬天的北京雪花飞舞,男生在医院门口拿着自己的病历,拒绝了手术的建议,面无表情,徒步走了二十几公里。雪花慌乱地逃窜,每个人打着伞,脚步匆忙,车子缓缓前进,全世界冷的像一片冰海。
  
共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