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随笔:有些时光不可违

导语:不管不顾,任树叶掉落,只为承蒙忧喜情愫。

当温柔的月色与炽热的日光交替,寂静与喧响重逢。在这个火光交舞,微雨杏花的时节,请见谅,我的怀旧瘾又犯了,按老规矩,谁也不要打扰我。

不要打扰我。

我和他相遇于高中时代,同班的我们虽两家相距不远,但并不算太顺路,况且我家离学校不过短短五分钟的路程,他却执意要送我一程。我们没有七八十年代单车的浪漫,亦不具有都市里那被堪称为告白神地的分岔路口。可短短的一路,我们却能从校园琐事聊到天南海北。

事实上,我们是很铁的盟友。
有时他会无奈地向我抱怨家母的絮叨,也有时为了一道数学题与我争得面红耳赤。直到后来才发现那时的我们只不过是在为两个不同的错误答案而争辩不休,然后相互对视笑笑,转过头,继续前行,从来不曾存在尴尬。即使是并肩沉默,也不会觉得时间有多么漫长。

很少的时候,他也会和我说说那个关于他的女孩。其实她并不属于他,但也并非是一厢情愿。女孩对她的态度忽冷忽热,时近时远。他捉摸不透或是真的伤心了的时候,一定会第一个来找我。

哦对了,忘了说我们也是交心的笔友。

书信是我与他交流的另一种方式。他的字迹很漂亮,行文也如流水。可以说,在这两点上,我始终比不过他。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